24小时咨询热线:010-65471612/13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动态

栏目分类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二十一)把最后一个孙子拉扯大1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二十一)把最后一个孙子拉扯大1

         

八十一岁的李奶奶曾是一位英雄母亲,响应政府号召先后生了十三个子女,养育儿孙就是她全部的事业。如今她却把所有的感情倾注在一只玩具娃娃身上。那份深沉而又痴迷的母爱令人感动。

 

       “李奶奶,李奶奶,您听得见我说话吗?您哪儿不舒服,告诉我,好让医生给您检查。”护士史君红认真地重复着。奶奶只管东张西望,嘴里不停地唠叨着,也不知她在说什么。刘大夫冲着护理员说,

       “你帮奶奶躺好,我给她检查检查。护理员小张说:

       “ 她不听话,刚躺下一会儿又起来了。”刘大夫说:

       “您哪儿不舒服呀?”奶奶好像没听见刘大夫在讲话,执意地要坐起来,下了床,就要向外走。几个人马上过来扶她。

       “奶奶、奶奶您快躺下。”史君红说。

       “穿上衣服,外面有风,别感冒了。”奶奶冲着大门说。小张问:

       “谁别感冒了?”

       “放学早点回来!”奶奶说。刘大夫又把奶奶扶到床上,

       “您这是跟谁说话呢?”

       “衣服,衣服,下雨了,衣服该拿回来了。”小张说:

       “今天是大晴天,没下雨。”奶奶继续着她语无伦次的自言自语......    好半天才完成了给奶奶的检查,体温38.2℃。刘大夫拿着听诊器认真地检查着她的心脏和肺部,

       “小史,你先给奶奶打一针退烧针,我马上去给她下医嘱。” 我正像往常一样巡视病房,刚好看见护理员小张和护士小史满头大汗地在跟李奶奶说话,小史的手里端着托盘,准备注射。

       “李奶奶,咱们打一针退烧针病才能好呀!您别乱动,我给您脱一点衣服消消毒”

         老太太好像没听到一样,只顾自己坐在床边,嘴里说着:

      “怎么又不吃青菜呀,光吃肉就长不了大个儿了!”  边说边不断地挣脱小史准备给她消毒的手。

 

         我走上前去,俯下身子对老太太说:
       “李奶奶啊,您别怕,小史是个技术很好的护士,打针一点都不疼。小张也是个挺细心的姑娘,我们特地安排她来照顾您,您还满意吗?”

      “快点吃啊,上学快要迟到了,过马路当心啊....”

         这出乎意料的回答让我愣了一下,我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她的身材非常瘦小,目光没有落在我们任何一个人身上,仿佛所有的人全都不存在。她的嘴里一直念念有词, 好像在很认真地跟谁说话。

       “李奶奶,您听得见我说话吗?”我凑到李奶奶耳边,一字一顿地又问了一遍,希望老人家能回应。

       “到了学校要听老师话,不要跟别的小朋友打架啊。”

        没有用。老太太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周围的人就好像空气一样,她看不见我们,也听不见我们对她说话。

       无论如何我还是跟老太太打了个招呼然后出了病房。我找到刘大夫了解李奶奶的情况。

     “李奶奶已经八十一岁了,有很严重的脑血栓和脑萎缩,肺炎比较严重。从中午入院到现在一直发烧,情绪很不好,完全设法沟通,也不肯配合治疗。不管别人跟她说什么她都好像没听见一样,不肯吃药,也不配合注射......“

       刘大夫还没说完,护理员小张突然跑了进来:

     “刘大夫!院长!快来看看吧,李奶奶把输液管拔了!你们快来看看吧!”

       我和刘大夫赶紧跟着小张跑回病房,李奶奶坐在病床上,一边哭一边使劲挥着手,不让护士靠近。护士史军红拿着输液针头,正在劝老太太:

     “李奶奶。您不能这样啊!不输液,您的病怎么能好呢?”

        可是李奶奶根本不理,只顾自己在那里又哭又笑。我们费了好大的劲儿也没有让老人家的情绪稳定下来,只能等着老人家吃过安眠药,闹累后睡着了,小史才偷偷地给她输液。

         第二天大早,小张跑来找我,说李奶奶又闹腾开了。一连几天李奶奶都不配合我们的治疗,我们也没法和她沟通。由于李奶奶不配合,我们的治疗方案也就没法进行,我本能地觉得老人一定有什么未解的心结,于是我就在李奶奶来的这几天里认真地记录了她说的每句话,希望能从中找到老人心中的那个解不开的疙瘩。

        果然,我发现老人看似凌乱的语句中有一大半是说给孩子听的,比如“多吃饭长得高”,“早睡早起”,“别迟到”。我想李奶奶一定心里十分惦念自己的儿女们的孩子。于是我拨通了李奶奶儿子的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个很和气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听我简单地讲完情况,他叹了口气:

      “唉,我妈真是不容易呀!现在看她这个样子,我们做儿女的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您不知道,我们兄弟姐妹有十三个!您能想像这些年来,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才把我们一个一个拉扯大。

          等到我们都结了婚,生了孩子,她又把我们的孩子一个一个拉扯大。我爸走得早,我妈是个特别要强的人,她辛辛苦苦地劳作,精打细算地安排,省吃俭用,供我们上学,把我们养有成人。老太太特别会带孩子,我们工作忙,孩子在我妈那儿,一个个被她料理得又干净又听话,我们都放心。

        前年,最小的那个妹妹怀孕了,妹夫经常出差,我妈就搬到我妹那住,一直照顾她。 那段时间我妈虽然辛苦,但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她好像从老妹妹越来越大的肚子上看到了自己生命的圆满。妹妹怀孕之前,妈就总说' 等伺候完老幺的孩子,我就完成任务啦’。她把照顾最后一个孙辈看成了自己生活中最后一件大事。

        但是她毕竟上了年纪,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妹妹快要生的时候,有一天我妈下楼买菜,在单元门口摔倒了。她本来就有高血压,这一摔不打紧,结果造成了脑部弥漫性脑栓塞,住进了医院,一住就是一个多月。

         等出院的时候,我妹妹已经生了个大胖小子了。她出院就直接去了我妹妹那儿,进屋就跑到婴儿床边去看外孙子,因为刚出院,腿脚也不太利落,刚抱起孩子就趔趄了一下,这一下可把妹妹吓得够呛,一把就从我妈怀里把孩子给抢了过去。

        当时妹妹倒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也是一个母亲的正常反应,但是我妈心里可就难受了。老太太刚出院,身体还没有恢复,自已走路我们还怕她摔着,哪儿敢让她抱孩子呢?但是老太太又一心想要抱抱这个小孙子,儿女们不让抱,我妈就偷偷地抱,只要一有机会她老人家就去抱孩子。

        后来,我妹妹干脆从里边把自己和孩子的房间门锁起来不让老太太见孩子。这个老太太哪能受得了啊!结果病情加重,就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别说您了,我们跟她说话她也只顾说自己的。您想想打她二十岁生我大哥到现在六十年啦,一直不停地照顾自己的孩子。她的心里就一个愿望,就是想把小妹的孩子也拉扯大,如今有了孙子不让她抱,那滋昧......”

 

​       打完电话的那个晚上,我失眼了。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老太太,在我眼里,她是爱的化身。这一个瘦小的身躯在这漫长的几十年里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承受了怎样的磨难才让这十几个孩子长大成人、娶妻生子。

        她为了自己的子女奉献了自己的全部精力,可以说她生命的全部意义就在儿女身上。面对着这样一位淳朴而善良的母亲,我更有义务和责任在老人家的晚年提供最大限度的帮助。了解了老人的情况,我也找到了打开老人心灵大门的钥匙。一个心理治疗带动生理治疗的方案在我脑中逐渐成形了。

        第二天,我特地从商场买了一个特别逼真的、橡胶做的光屁股的大胖小子玩具。我叫来了护理员小张:

     “小张啊,你今天晚上注意李奶奶的情况,她快要睡着的时候就赶快过来喊我。”

        晚上,我一直呆在办公室,十点多了还不见小张过来喊我。我放心不下,起身想,过去看看吧!长长的走廊里只有李奶奶那屋的灯还亮着。我推门进去,李奶奶坐在床上,埋头玩弄着一块手帕,丝毫看不出睡意,倒是一直守着她的小张一脸疲倦。

       我走上前,轻声问候了一下,又嘱咐小张:

    “一会儿你看李奶奶快要睡着还没睡着的时候,马上下来叫我。”

        回到办公室,继续我手头的工作。十一点多的光景,小张终于跑来了:

    “院长,李奶奶快要睡着了,您快过来吧!”我赶紧拿起玩具娃娃跟着小张跑到病房。

        李奶奶的手里还攥着她那条手绢,但是看上去已经很困倦了,身子已经慢慢陷入垫在身后的枕头里,眼皮正在打架,她要睡着了,我赶紧把手中的玩具娃娃塞到李奶奶怀里:

      “奶奶,您看我把谁带来了?小孙子多想您哪!谁说咱不会看孩子了,让他们看看您能把小孙子看好不!”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把最后一个孙子拉扯大1>(未完待续)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