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咨询热线:010-65471612/13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动态

栏目分类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十六)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八>对临终关怀的诠释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十六)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八>对临终关怀的诠释

  “你知道我现在的希望是什么吗?”她微笑着问我。
    “是什么呢?"
    “每个人在各个不同的年龄段都有自己的希望。”
她指了指对面房间的一群大学生志愿者,“他们想找一个好工作,想找一个好爱人。”她笑得很开心,然后又平静地望着天花板说:“每个人都会死去,我没有什么遗憾,我一生挺充实的,我现在就想不要再给子女带来悲伤。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微笑着舒适安宁地离开你们。”
    我说:“您现在不是挺好吗?”她摇摇头。
   “我想尽量忘却痛苦,但是每时每刻我都在忍受着疼痛。”她认真地看着我,“我要求你一件事情,给我实施安乐死吧!”说着她从枕头下拿出一张信纸,只见上面写着:

我的请求
 

我叫尹淑贤,七十六岁,癌症晚期。几天来我认真考虑过,我一生认真完成了我应该做的工作,并留下了一个健康、独立的女儿,我没有遗憾!为了减少我的痛苦,为了我的女儿和所有关心我的人,减轻因为我而带来的悲伤,我正式向医院请求,为我实施安乐死。如果我的身体的某一部分,能够给其他的人带来幸福。

尹淑贤

1992年8月30日

     我看完请求之后说:“我真的想帮助您,但是我们国家目前还没有实施安乐死的这条法律。
    “我认为生命是我自己的,我有权利选择死亡的方式,你说我有这样的权利吗?”
    “有!但是您自己的生命与您的亲人、朋友是有联系的,这存在一个伦理上的问题。
    那天以后,我们经常讨论关于安乐死的事情。第五天,她的病情极度恶化,医生提供了尽可能减轻她痛苦的姑息治疗方案。只要她神志略微清醒的时候,还是送给我们一脸的微笑。在关心和爱着她的人的帮助下,她微笑地离开了。

    从此以后,我认真地思考着安乐死的话题。我曾经粗略地统计过,刚入院的病人,由于长时间的疾病的折磨,加之每个人都清楚自己没有康复的可能,在跟他们攀谈后,有百分之二十四的人不愿意这样狼狈地活下去,有要求安乐死的愿望。通过医院的帮助,他们的精神、肉体的痛苦得到了一定缓解,但坚决要求安乐死的人数也在百之四五左右。

    应该说,对于生命非常痛苦的病人,给予他们死亡的帮助是社会文明的进步。为什么一谈到安乐死,人们都狭隘地理解为是医生对需要帮助的病人实施的猝死手段呢?显而易见,安乐死的最终目的是让病人舒适安乐地终结自己的生命。社会能够安乐死的最终目的不就是让那些非常痛苦的人安乐地死去吗?

    人们能够安乐地死去有三种可能:一是自杀,即主动的安乐死,在生命非常痛苦的时候,他自己感觉活着比死亡更痛苦时,会选择服安眠药、开煤气、跳楼、卧轨等各种自杀方式。事实上我们的身边经常有自杀的情况发生,从古至今从来没有停止过。我不赞成自杀,但它毕竟是人类经常采用的一种对痛苦的解脱手段,我把它称为“主动安乐死”。二是被动安乐死,就是人们常说的,死亡帮助、他杀,即医生采取的猝死手段。被动安乐死从医学伦理、社会情感上是难以被公众所认可的。世界各国关于安乐死的立法,探讨了多年仍然举步维艰。

    其实我们文明的社会有更好的解决死亡痛苦的方法,我们为什么非要采取自杀、被动的安乐死呢?
    我觉得世界上所有民族都能够接受的文明的可操作方式,应该是这样的,我称它是“第三种方式”,即“缓安乐死”。全社会对临终者提供呵护,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社会成员就会用他们的手臂代替临终者的双手,用轮椅去代替他们的双脚,医生护士昼夜为他们减轻肉体的不适,他们失去了咀嚼功能时,一杯可口, 富含营养的流食送进他们的口腔。固定的体位,使部分组织疼痛不适,就会有一双温暖的手为之按摩,并不时地变换具体位置。疲倦了,柔软的枕头放到肩头。孤独了,会有人陪伴在他身边唱歌、谈心, 当他生命结束的时候,有人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几乎他生命发展最后阶段的所有需求,都被日夜守护在身旁的医生、护士、护理员观察到,并提供着解决的方案。在一群爱的使者的呵护下, 他们生命的尊严得以体现,医生为他们减轻肉体上的痛苦,亲人照顾着他们的情感,志愿者的爱贯穿着临终时期的整个过程。在爱的氛围中,他们完成了生命的最后成长,舒适安详而无遗憾地走向生命的终结。这就是最为人道而文明的可实施的“缓安乐死——临终关怀”。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十四)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七>对临终关怀的诠释(本章结束,精彩继续,敬请期待)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