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咨询热线:010-65471612/13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动态

栏目分类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十五)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八>尹奶奶的回忆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十五)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八>尹奶奶的回忆

       有一次,我和首都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的段琦,北京联合大学的王京华、苗莹等同学一起来到尹

奶奶的房间跟她聊天,她讲起了“文革”时她经历的一件事情。

       她是北京设计院的工程师,“文革”开始那年,她已经独身七年了。她的爱人是七年前去世的,同

事为她介绍了一个长她三岁的出版社的编辑。他们开始恋爱了,有时下班后,她便牵着编辑的手在设计

院的河边散步。

      可是好景不长,没有两个月,史无前例的运动突然降临。在那个“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里,她

被无情地批斗。每个人的基本生存欲望和需求都成了批判的内容。

   “四旧”批判会上,有人激昂地揭发她:“尹淑贤,不但思想反动,而且还是个女流氓!”“打倒女流

氓!”“打倒女破鞋!"口号声此起彼伏。她的罪行显然是不可饶恕的,有人在河边看见她居然和那个被打

成右派分子的编辑接吻,无耻之徒、罪行滔天!

    革命群众麻利地用报纸糊了一个尖尖的纸帽子,帽子上“尹淑贤”三个字被打上了红叉子。几个女

革命造反派迅速地回到宿舍,将她的高跟鞋、球鞋、....串到一起挂在她脖子上。

    讲到这里的时候,她忽然笑出了声,“院长,我曾经戴过世界上最大的项链!”说话时那表情单纯得

像个孩子。一说到“文革”时的批斗,我们这一代人看到的太多了,在北京各个学校,批斗老师、校长

、同学;在社会上批斗地、富、反、坏、右;红卫兵批斗他们认为不革命的任何公民。

    我记得串联的时候,我们班一个同学的姨妈是长沙一中的老师,我们到长沙的时候,满脑子的美好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当天我们就住在了一中,第二天姨妈给我们做好了早饭,还特意分给我

们一人一个煮鸡蛋。她的儿子小军比我们小两岁,今天要带我们看批斗“牛鬼蛇神”的大游行。

    我们早早地来到了长沙市政府的大门前,找了一个最好的位置,坐在高高的石台上。从早晨开始,

一队队双手被绳子紧紧捆着的阶级敌人,头上都戴着纸糊的高高的帽子,有的女人胸前挂上了一串串的

破鞋,从长沙市的各个工厂、机关、学校、农村被集合起来。

    有的一队跟着一队徒步游街,有的站在解放牌大卡车上,一个个被捆绑着,低着头,缓缓地从市政

府的门前经过。口号声、批斗声、叫骂声混作一团,突然,嘭!嘭!震耳欲聋的声响,吓了我一大跳。
 
    “什么声音?”我问。小军说:“ 放筒。”
    我看见在游街的队伍里,有的红卫兵肩膀上扛着竹子做成的架子,有的两个人抬着,中间的竹节里

放着火药,边游街边点着竹筒里伸出来的引信。声音太响了,每次看到他们要点引信的时候,我便用双

手早早地捂住了耳朵。
    每年过春节的时候,我们男孩子雀跃着放着鞭炮,也有二踢脚,那都是用纸做成的炮衣,但我从来

没有见过用粗粗的竹简做炮衣的。我想起来了,在毛主席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面提到过革

命的农民,在分地主土地的时候,就讲过这种“筒”。

    游街在继续着,被游斗的人,一个个哭丧着脸,红卫兵则一个个扬眉吐气,欣喜若狂。我好奇地看

着,发现“牛鬼蛇神”们不像电影里面演的那么凶神恶煞,而且一个个是那么文弱、慈样,并不都像坏

人。那么多的“牛鬼蛇神”, 那么多的革命样众,还有我们这些旁观者,黑压压的一片。

    游街的队伍一刻也没有停,还有我们这些旁观者,缓缓地从我们面前经过。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小军转过脸,冲着他表哥说: “哥哥,咱们回去吧,我饿了。”,他一说我们也才感觉到肚子里早已咕

咕地叫了。
    “几点了?”我问了一句。因为我们都没有表,又问旁边的人,也没表。我跳下台阶,走到一个戴着

手表的人跟前。
    “几点了?”他抬起胳膊看了看,“四点半”。
    天呀!从早上七点到现在,我们居然能一动不动地一直坐在那儿。确实该回去吃饭了,但是后面游街

的“阶级敌人”队伍,还望不到头。我还想继续看下去。在他们的拉扯下,在肚子鸣叫的催促下,还是

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广场。

    面对尹淑贤老人的豁达我感动了,她经历了那动乱的年代,但我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精神

上的百万富翁。晚上,我在日记本上写下了《我富有》这首诗,我要送给这位可敬的奶奶。

我富有
我看见了山川、河流
看见了绿叶、天空、云的彩绸

有时乌云会掠过我的肩头
黑暗暂时遮住了我的双眸
但我仍然富有

思想的斑斓带我去四海五洲
我听到了欢快涌出人们的歌喉
看到了稚嫩的儿童们牵起了手

一贫如洗吗
我没有汽车、洋楼
但我永远富有
因为我心中有饮不尽的---
希望酿成的酒

     第二天我把诗送给了她,她特别高兴。
   “你知道我现在的希望是什么吗?”她微笑着问我。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十五)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八>尹奶奶的回忆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