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咨询热线:010-65471612/13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动态

栏目分类

现在反对临终时的决定也许是在为难今后的自己
现在反对临终时的决定也许是在为难今后的自己

       早报记者在朝晖九区采访时,没有居民愿意谈如果自己或至亲临终时将如何面对。即使早报记者主动提出,也只表示“到时再说”、“大家不都一样么”。除了“谈死色变”、“不吉利”等传统思想影响,临终关怀“既不延长也不加速死亡,而是减少疼痛,提高生活质量,让患者在人生最后阶段平静、安详、无痛苦”的原则还被不少人看作是“放弃治疗”、“子女不孝”。

       居民徐小姐患肺癌的爷爷癌细胞扩散,医院告知家属“只有一个月时间”,希望家属将病人接回家。“把床位留给有治愈希望的病人,这可以理解,但照顾临终病人,家属真的力不从心。”徐小姐说,把爷爷接回来以后,家人租了呼吸机、请了护工,但每天要抽痰、打止痛针,护工的医护水平跟不上,爷爷还是很痛苦。最后,一家老年护理医院愿意接收,“在医护人员照顾下,爷爷平静地度过了最后半年。”

       当病人已不可逆地走向死亡、医学回天无术时,是否应不再强调生命的时间,而是提高生命的质量?每个人都有权做出选择。2011年4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主任医生陈作兵的父亲被检查出腹膜恶性间皮瘤,全身转移,无法手术。如果采用放化疗、呼吸机、强心针等手段,可以延长几个月的生命,但陈作兵尊重了父亲“放弃无谓治疗”的意愿,让父亲回到老家。陈作兵在日记中写道:“到了家里,父亲开始拜会老朋友,给无法见到的老朋友打电话,又给原先有过误解、关系不太好的同事打电话,甚至上门希望谅解和好……近一年后,父亲离世。”

       在杭州市老年病医院,临终关怀已融入医护人员的日常工作。院办主任朱燕说,部分病人入院时就提出不要再治疗,只想减轻病痛,走的时候都比较安详,“文化程度越高的病人,对死亡的接受程度越高。”

       国内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北京松堂关怀医院也曾因选址遭附近群众反对。当时,因无法负担原有场地租金,医院打算搬家,新址周围居民认为“松堂医院是八宝山的前一站”,200多人围堵医院至深夜。“临终老人需要医疗、家人陪伴、亲情支撑,如果临终关怀中心远离市区,无法满足老人的心理需求,朝晖九区的居民只想到‘晦气’,却没有想到为难比自己先去世的老人,也是在为难今后的自己。”松堂关怀医院院长李伟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人极度缺乏死亡教育,从小学到大学没有任何关于死亡的课程,这让很多人几乎没有考虑过自己将如何面对死亡,加剧对死亡的恐惧。其实国外很多墓区就建在市区,他们接受的教育使之能坦然面对死亡,知道坟墓仅仅只是人生终结的一种形式,不会也不应该影响正常生活,“其实,人从一出生就注定必然直面无可回避的死亡,正确认知死亡的本真意义,能让人更珍惜生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