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咨询热线:010-65471612/13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论坛中心

栏目分类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19)-<我成了铁匠院长3>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19)-<我成了铁匠院长3>


          我的确不是铁匠,但我确实曾经打过铁。那是我当年在内蒙古下乡的时候,我所在大队的张村里有个铁匠铺,师傅也是个有名的老铁匠,姓包。我总是喜欢到他的铺里玩,老师傅也很喜欢我。记得他跟我说过,世上最有钱的两个职业,一个是开药铺, 一个是开铁匠铺。
        开药铺的不用标价,同样一服药, 卖给穷人可以便宜一些,而卖给有钱的生了急病的富人,就可以要很高的价钱。命要紧还是钱要紧?其实我的爷爷就是京城里很有名的老中医。那时,家里也开了一间药铺,可是奶奶从来没给我讲过爷爷是怎么挣钱的。
        铁匠也有钱,因为开铁匠铺的,一般是不需要进铁料的,要打铁器农具的人都会自己拿来铁料,他打一把菜刀可能给师傅送来一根生了锈的铁镐。刀打好了,剩余的铁料自然是归师傅所有了。师傅不仅可以挣到工钱,还可以挣到原料,干几年铁匠,剩余的铁能堆成小山包,可以打制成其他东西卖出,而且谁需要铁料的时候不是也得给钱吗?正因为如此,铁匠手艺是可以傍身的技能。
        师傅对徒弟经常是持有防备的态度,常言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包师傅对他的徒弟就很防备,对我,因为知道我是下乡的知青,不会开铁匠铺跟他抢生意,也就没有什么戒心,还经常教我用小锤打些小玩意儿。
        我的性格天生好奇,对什么事情都想知道来龙去脉。那段时间,我迷上了打铁,我又不需要师傅给我开工钱,就是愿意去他的铁匠铺子。一来二去, 慢慢地学了不少打铁的手艺。


        有时打累了干脆脱去上衣,赤着背,有时抡起大锤就是上百下。不管干什么,我总是爱思考,在打大锤的时候我还在想,要是把我的胸大肌,臂膀上的肌肉练得像健美运动员就好了。
        所以打锤的时候,我自己创造了一套“规范”的动作,一下就是一下,想锻炼哪块肌肉就向哪儿用力气。半年多后,我的胸肌真的高了许多。
        可能包铁匠养成的习惯还是师博教他的规矩,有时我观察他打铁起落锤的动作有些是多余的。有次我情不自禁地说出来了,
        他说:“我打了一辈于铁了,师傅就是这么数的,你知道什么?”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以后再打铁的时候他起锤时的无用功少多了。
        在高中时学的化学物理知识在打铁的时候也经常能用上,比如将红铁弯曲的时候或者锻造出一种特殊造型的时候我总能用上巧劲儿。
        包师傅从来没有当着面夸奖过我,但是我知道他非常喜欢我。有一次,我又来到他的铁匠铺,还没进门就听见他在里面大声训斥着他的两个徒弟,“你们看看,知青小李他才打了几天铁,比你们干了几年都强!你们干活的时候为什么不动脑子?”我在外面听见了心里美滋滋的。
        虽说打铁不是生产队给我派的任务,也不挣工分,但在那段时间里我真的对打铁着了迷,一有时间就往铁匠铺跑。
        有一次,包师傅出门了,铺里只剩下我和他徒弟,这时来了一个老太太,拿着半块锄头,要打一把刀子,看见师得不在,就想走。徒弟赶紧说:“没事儿!我会打,您别走!”老太太听了这话,就把锄头放下,说好一会儿来拿, 先回去了。
       小徒弟就手忙脚乱地开始干话,力子成型倒是很快,但是到了该用小锤打细部的形状和修整边缘的时候,小徒弟可就不知道该怎么弄了,折腾半天,就是不对劲。眼看着他忙得满头大汗,就是打不出刀子的刀把来,  我忍不住问他:
     “你不是都看了好几年了吗?怎么还打不出来呢?”他着急地说:“我光是看,没有模过小锤,还是不知道这个地方该怎么打呀!”我看不过去,从他手里拿过小锤,说:“让我来试试!” 三下两下,刀子就打出来了。

       包师傅在打刀的时候蘸火也是数数,他数数的时候我在一旁观察着,发现他给社员打的镰刀、菜刀,有的打出来硬度特别强,有的却软软的,砍个镐把儿刀都能变形。别人又拿回来,他还得重新蘸火。   

        其实不管他怎么数数,当铁的颜色有些发紫时他再次蘸火放到冷水甲的时候刀的硬度都是最强的。有一次,社员退回来一把菜刀,让师傅重新处理。农村用的菜刀比城里用的要大得多,师博收下了刀,说“下午来取吧!我吃了饭再给你做”。
       师傅去吃饭时我拿起刀放到铁匠炉里,敲打了几下,再次加热,当我蘸火的时候就看准了菜刀刚刚变成紫色的时候。过了一会儿帅傅回来了,我说:
    “他的刀我修好了。”
    “别瞎闹了,你打的刀别砸了我老包的牌子。”
    “咱们可以试试。”我顺手拾起上午包师傅打好的一把菜刀说: 
    “试试吗?”
    “试就试!”他的徒弟刘三说。我一手拿着一把刀,
    “一、二、三”  “啪”的一声,两把刀的刀刃碰到了一起。再一看,我的刀纹丝没动,包师傅的刀刃却留下了一个凹的痕迹。刘三不服气,
    “ 你是蒙的,赶上了,再叫师傅打把刀,你敢再试吗?”
       那天下午,我们打了好几把刀,各自蘸火,再比。五比二,我胜了。这时候我才把我这段时间观察出来的蘸火诀窍看颜色的事告诉了他们,以后再蘸火包师傅也不再数数了。我把这个方法告诉了包师傅以后,他特地试了试,结果百试不爽,成了包师傅的一个窍门。当时他高兴得不得了。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