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咨询热线:010-65471612/13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论坛中心

栏目分类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十四)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七>临终关怀医院得到社会认可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十四)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七>临终关怀医院得到社会认可
       有一天,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士找我,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我的母亲是上个月在你们医院走的,她是微笑着走的.....”
       我才想起来她是那个心脏衰竭的老太太的女儿,她非常感激我们对她母亲的临终照料,并跟我谈了我们医院与其他医院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从言谈中得知她是《健康导报》的记者。
      “我处理完母亲的后事之后,就一直在想你们这个特殊的医院,它跟一般医院是不同的,这种新型的对人性关怀的医疗模式真的很好,它给无助的临终的人减轻痛苦和恐惧....妈妈离开的时候,我非常悲伤,咱们医院的心理医生还给我做了好长时间的心理安慰。她很健谈,也很有思想,还对医院的发展提了一些独到的见解。
     “你们从来没给医院做过宣传吧?这么好的医院为什么不做宣传?让大家知道这个医院,好的东西就应该让社会去认可,让更多的人知道它,这样才能帮助更多的人,你们的医院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啊!我们的社会需要这样的医院!
"怎么宣传?找谁宣传啊? 我对这个不太懂得!”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媒体,压根就没有舆论宣传的意识。唯一的宣传途径就是那些曾住过院的病人家属的口碑。
       “我可以帮您找一些记者来!你们所从事的工作是对当今社会所欠缺的功能的填补,这是新生的事物,是新闻点!”
       “那...要钱吗?得多少钱?”我有些尷尬。医院的运营资金本来就捉襟见肘,哪里有富余的钱去做宣传?
       “不用花钱,对于记者,我们医院就是难得的新闻点!这样吧,下周三我就带记者过来采访,您准备下吧。 ”
       记得那天来了七家报社的记者,医院从来没有那么热闹过。参观完病房后,记者们开始一个一个地向病人问询,又向来看望病人的家属了解医院的情况及他们的感受。我在办公室开了一个简单的记者招待会。我跟记者们讲医院的成立过程,讲医院的服务宗旨,讲了我们独特的照护方案。当我提到我们的服务对象是临终的病人的时候,有几个记者提出了疑义,他们说:“这个提法不要吧?“临终”这个词跟人们传统的观念太冲突,人们心里普遍还是避讳死亡的。“我们要是写了松堂关怀医院是中国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恐怕连总编也通不过!”那个《健康导报》的记者坚持说:“事实上他们医院就是临终关怀医院,为什么不能写?”
          第二天,我们医院的情况就见报了,有三家报纸记者写了他们采访中国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的感受。其他四家报纸有的写了“这是一家充满人性的老人医院”,有的写“社会需要这样的老年专科医院”  .....
       在1991年的时候,许多知识分子对临终关怀都持这种态度,社会上绝大多数人对临终关怀这一服务机构更是不理解,甚至于不能接纳。不仅是我们的民族,世界上许多民族,一般都忌讳死亡,避免谈到死亡的问题。
      其实一个成熟的民族应该像对待优生那样,对优死也应给予同样的关注。经过十七年发展的松堂临终关怀医院,渐渐地被越来越多的社会公众所认可。有一位病人家属讲:“我们爱我们的老人,如果在家里,我们只能提供亲情上的给予,但临终的人所需要的其他一些科学的关怀,是我们子女不能提供的。我们家里没有专业医生,没有懂得科学护理的护士,更没有能满足老人心理需求的心理医生。松堂关怀医院没有剥夺子女对老人的孝敬,允许家属二十四小时全天候随时来看望。作为孝敬的子女在文明的社会里,不应该拒绝社会对老人的关怀。
 
 
      一年多的时间里,医院默默地照护了二百多位临终病人。他们在临终的最后阶段得到了医护人员精心的照顾,解除了肉体上的各种疼痛,心理医生缓解了他们的焦虑和恐惧。在给与他们照顾的同时,病人们也给了我们很多他们面对困难处境的经验,八十一岁的尹淑贤老奶奶来医院已经有一个月了,她是肝癌晚期的病人,疼痛时时刻刻地干扰着她。每当难忍的疼痛向她袭来的时候,她经常情不自禁地使劲儿用手去攥被单。时间长了,被单被抓出了很大的洞。但是只要医护人员来到她床前的时候,她总会送给我们一脸的灿烂,“没关系!我能坚持住,你们放心吧。”她良好的心态感染了病房里的其他病人,感动了医生和护士。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十四)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七>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未完待续)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