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咨询热线:010-65471612/13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论坛中心

栏目分类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十三)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六>创办中国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未完待续)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十三)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六>创办中国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未完待续)

        因为从小在四合院长大,庭院情结难以割舍,世代传承,家里几代人都喜欢收藏。最早在集邮市场出现古钱币的时候,我便开始收藏古钱币。宣武公园、后海、白桥、福长街.....后来逐渐有古瓷瓶、老玉、古陶器等古董“鬼市”的时候,我又是第一 批的收藏者。

        慢慢地,我又将收藏的项目集中在民间的建筑雕刻构件上。我国的建筑雕刻构件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历代的工匠将几千年来中华民族的神话故事、图腾偶像、民间传说、伦理道德及所能想像出来的美的图案都雕刻在建筑构件的砖石上。

       由于在四合院生长的我对民间建筑雕刻感情特别深,又亲眼看到居民们几代居住的老宅,被拆除、被开发商们肆无忌惮地破坏、损毁,文物部门将它们定为没有任何保护价值的建筑垃圾。作为炎黄子孙,我对它们有太多的情感,门墩儿、柱杵、雕梁、画栋....这些宝贵的民俗雕刻,便成为我终身的收藏。后来我终于用我家在琉璃厂的私房开办了专门以民间建筑雕刻构件为展品的松堂斋博物馆。

        有记者在采访后曾写道:“这是北京保存最完好的一间老店铺,是中国唯一的一家以民间建筑雕刻构件为展品的博物馆。”有人问我,你办临终关怀医院,为什么还办博物馆?这两件公益事业看起来没有什么联系,其实它们的本质都是临终关怀。在医院,我关怀那些生命即将终结的老人;在博物馆,我关怀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留存下来的文化生命。 

        那段时间,集邮市场、古董集市占去了我几乎所有的闲暇。但是我却一直没有忘记创办临终关怀医院的愿望。十多年前老教授临终前的一幕直记忆犹新。 几年来,集合了几个志网道合的伙伴,也有了一些办院资金的储备。1986 年的时候,北京已经批准了几家民办医院。于是,我就去问询,去卫生局申请。
        “什么临终关怀医院?哪儿有这个科啊?”去了好几个主管部门,人家都是不批准,救死扶伤” 是申办医院的基本宗旨。 过了一段时间又去,还是不批。
         

       1987年,几个朋友取得了民办医院的执业许可证,批下来一家综合性医院,我入了几万块钱,作为医院的董事,在我的再三要求下,医院分给我三间病房,六个床位。我接收了第一个临终病人,她是我的邻居,四十二岁,患乳腺癌,扩散转移,已经到了晚期。两年多来,她的爱人搀着她走遍了北京的各大医院,确诊的结果都是不可治愈。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已经负债累累了,结果只能躺在自己家中的床上,无时无刻不在疼痛、呻吟、叹息。她爱人找到我,我说:“ 送到我们医院去吧。”我们的医生缓解了她身体上的疼痛和不适,心理医生又缓解了她的焦虑和恐惧,半个月后,她在爱人的怀抱里舒适地走了。
 

        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照护了十九位临终的病人,使他们安宁地告别了他们的亲人。此举减轻了家属的负担,为他们节省了巨大的医疗支出。同时,我认真地总结着临终关怀科学的医疗护理方案,并且取得了一些临床经验。但是我的处境却越发地举步维艰,每次召开董事会我总是被指责的对象,别的科室一年总能取得丰厚的经济收入,只有我的临终关怀科没有收人甚至赔钱。
       “什么临终关怀科!全国也没有这么一个科!”
       “白瞎了你十几年的治疗经验,内科那么多需要治疗的病人,我们又都忙不过来,你干脆到内科来吧!”
       “停了吧,这是董事会的决定!”
       院长最后严肃地说了一句,算是那次董事会的结论。我又几次向院长、科主任们讲述临终关怀的重要性,讲述社会的需求,却几乎得不到他们的理解。最后,我的医嘱总是被药房退回——“ 咱们没药。”有时,我们科的护士连开水都打不回来。
       性格往往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我认准了一件事情,就一定要做下去。下班后,便又去跑卫生局,继续着我临终关怀专科医院的申请,尽管继续的没有结果。
 

     

        直到1989年,我又找到了一个合作伙伴,是一家对外开放的部队医院。当时的社会环境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个体饭馆、个体商店越来越多地出现了,我才有了和部队医院合作的可能。鉴于第一次的失败,这次合作的原则,我便认定独立性是最重要的。在与他们谈合作的时候,协议中明确写到双方对外共同使用医院的名称;各自负责自己的科室;独立核算,自负盈亏。说白了就是借壳上市,也就是我独立地租了他们一栋三层的住院楼, 十年的协议签订了,全部所谓的合作关系就是交房租。英雄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我和我的同事们心情无比地舒畅,总算有了自己的医院,总算有了实施我们梦寐以求的关怀方案的场所。进病床,采购医疗设备,安排科室。剩下的就是制定医院的服务宗旨、规章制度等等。在医院刚成立的初期,虽然我们在人员、资金等方面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是我更知道一项事业的成功,与政府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星期天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 我谈起了我的想法,我的岳父说:“你为什么不去找你的王叔叔呢?”  岳父老家在山东临沂,抗战的时候,临沂也是八路军的革命根据地。岳父十七八岁就参加了革命,王照华和他是同乡,王照华十四岁就参加了革命,现在是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的主任,兼中国老年基金会会长,多年从事老龄工作。经过岳父的联系,十多天以后,我见到了王照华叔叔。他听了我的想祛,非常感兴趣,并表示一定会支持松堂关怀医院的工作。在医院发展最困难的时候,王叔叔还亲自交给我三千块钱,过了三个多月以后,我去还王叔叔的钱,他坚决不要。十多年米, 虽然中国老年基金会的领导更换了很多人,但基金会从来没有问断过对松堂关怀医院的支持。作为与基金会合作的下属医疗机构,医院一天天得到了发展。

       处在生命末期的病人,人类的医学科学只能缓解他们肉体上的痛苦、不适,却不能给子他们其他的帮助,文明的社会应该给他们提供必要的心理关怀,因此我们制定的第一项宗旨就是,治疗医生和临床心理医生相结合的治疗方案。第二项就是护士护理和二十四小时生活护理相结合的护理方案。临终的人,大部分是行动不能自理的病人,他们需要二十四小时的生活护理......制定医院章程的时候,在我的坚持下写进了“对三十年教龄以上的老教师到我院住院,全部免收住院费”这一条, 也算我对张老师引导我创办临终关怀医院的感激。医院又聘请了四名正、副主任医师,两名主管护士,他们都是在三级医院工作几十年的有经验的医护人员。然后就是寻找护理员,三十九个工作人员基本都有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10月6日,医院迎来了第一位病人, 我便各个科室、各个病房地跑,有干不完的工作,有使不完的劲儿。我干脆把床搬进医院,以医院为家。将近三年的时间里,二百七十多个病人接受了我们给予他们所需的临终关怀。

 

《每天拥抱死亡》(十三)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六>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未完待续)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