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咨询热线:010-65471612/13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论坛中心

栏目分类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十一)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四)回城之后的烦恼(未完待续)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十一)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四)回城之后的烦恼(未完待续)
   那天,刚上班,也就九点多一点, 看门的老师傅就在院子里喊:“李大夫!您电话,北京打来的,长途!”他每次都这么喊人接电话。谁啊?我边跑边嘀咕。“喂!”“我是明亮! 你现在赶紧办手续回北京,要不就来不及了! 我刚得到消息,北京的知青回城接待站再过几天就搬销!再不回来,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快点办,还来得!”放下电话,我直接去找公社刘书记。“您给我开个证明,我一定得回去了!”
“真的走?
想好了?”
“想好了!”
书记看着我坚决的样子。
“人各有志,
我也不留你了,可是,快八年了,你也不可惜工龄?”
“什么工龄!回北京再说吧!”
 
开一张我有肝炎的诊断证明太容易了,鲁大夫马上就开了出来,盖上章,这就是我回故乡北京的路条。剩下的就是收拾东西,杜员们都知道我要走了,门口堆了好多人,我把我的笔记本、医学书籍装进小皮箱。被子、褥子,还有我的老山羊皮袄和一些生活用品,一 件件分给了老乡。
 
我坐在马车上,老乡们一直向我摆手,直到我看不见他们了。我养的狗欢欢一直跟着马车跑, 我已经把它送给了孙大妈,大妈已经喂了它好几天。但狗通人性,恋旧情,忠诚的欢欢还是不愿和我分离,吐着长舌头,跟着我。再见了,欢欢,再见了,我的第二故乡……
八年多的时间里,从北京到内蒙古坐火车,倒汽车,再换马车,每年都要往返一两次。 这次火车从内蒙古开往北京,感觉却是异样的,全新的。记得第一次坐火车的时候, 是“文革”开始时串联的时候,山南海北的名山大川、革命圣地、上海、杭州,地理课上学到的,听亲友们讲到过的,曾经向往的地方,只要你愿意都可以到达。还有好些学生,徒步几百里、上千里地去延安、井冈山。有的带着革命热情去上海、武汉参加对资本主义当权派的斗争。
 
我第一选定的目标是哈尔滨,“小莫斯科”,白雪茫茫,矗立着庄严的18世纪的圆顶教堂。从北京站上火车,  车上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十几岁的红卫风,几乎都是第一次离开家门, 第一次坐上火车。全国的交通一律免票, 各个城镇免费的红卫兵接待站, 难备好了饭菜,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没有一个人不庆幸自己能够生活在这个年代里。坐在飞驰的火车上,看着窗外的田野、村庄,看到什么都感兴趣,心里充满了欢乐。哈尔滨车站到了,几所大学、中学的校车等待着革命小将。我们一头钻进了哈军工的大客车,这也是我离开北京去的第一座城市。 贪婪地看着窗外的街最,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飘着,车里的孩子们雀跃欢呼。 刚到校园,几个福建的女孩子最先冲出了车厢,一个大大眼睛、圆圆脸盘的女生,伸手接住飘落的雪花,转身捧到我面前。
 
 “快看快看,雪花!”我看着她白胖的小手掌上的几滴水.....这是她一生中第一次看到雪。就是这些稚嫩的孩子们,到各个城市播撒下了革命、造反、揪斗“走资派”的火种。他们自觉不自觉地搞乱了城市、农村正常的秩序,完成了串联的使命。
 
火车,多熟悉的火车啊,在那个年代里它却载着我去苏州、杭州、昆明、桂林.....游遍了祖国的名山大川。尽管我是逍遥派,从来也没有参加过任何红卫兵的组织。
  
当红卫兵造反的使命完成以后,号召我们到农村去,又是火车载着我们这一代人去北大荒、延安、西双版纳、内蒙古、新疆……列车里充满了激情,建设农村的豪言壮语,即兴编唱着革命的文艺节目。理想,憧憬,在青年人的心中猛烈地燃烧着。那时我坐在车厢里,却有一种旁观者的感觉,清醒陪伴着我,享受着自己斑斓的思想,观察着身边形形色色的人和千变万化的革命,同时忍受着生活的考验。
 
这次,我孤零零地一个人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掠过熟悉的景象,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心境。八年了,我结束了漂泊、放逐的生活,又回到了我出生的北京四合院,又要从头开始我的生活。我拿着“赤脚医生”的证件,奔走在北京的各家医院。当时返城回来的知青太多了,工作的机会少得可怜。一家医院拒绝了我,当我转身出来的时候,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 我们这里不要‘ 蒙古大夫'!哈哈....嘲笑声深深地刺痛了我的自尊心。
  
通过关系引荐送礼,我终于被一所中学录用为生物代课老师。每月三十八元的工资,也暂时解决了我的温饱问题。跟孩子们接触,心情好多了,甲壳纲、昆虫纲......学生们兴趣盎然。我经常带他们去动物园、自然博物馆,跟其他老师教学方法有些不一样。学生们都把我当成他们的朋友,  “老师能教我们做标本吗?”“可以!”我说。我们班成立了两个小组,一个标本制作小组,一个动物饲养小组,在我的教研室小笼里养了一只小松鼠,两只刺猬。第二天,两个女孩子衣兜里装满了红枣儿,来喂小刺猬。
 
上课的时候,我问她们:“你们知道刺猬最爱吃什么吗?”
还没等那两个女生说话,其他学生就大声地喊:“吃枣!” 
我说:“ 你们怎么知道吃枣呢?”
“嗯......啊......我们从小学课本上知道的,插图上就画着刺猬扎了一身的红枣,往家搬!”
我说:  “刺猬是食肉动物,它们主要吃小昆虫,小蚯蚓。”
“哇!”教室里热闹得像开了锅。
 
《每天拥抱死亡》(十一)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四)回城之后的烦恼(未完待续)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