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咨询热线:010-65471612/13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论坛中心

栏目分类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 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一)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 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一)

       她经历过生活的不幸,在动乱的年代曾被无情地批斗,豁达和乐观帮她战胜了一切。然而面对癌症的侵袭,她却要求安乐死。我所能做的,是帮助她减轻痛苦,“缓安乐死”也许更文明、更人道。

 

       张老师死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的生活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下地偶尔路过小树林,我也会去张老师坟前沉默祭拜,原来秃秃的新坟已经爬满了青草。任何个体生命的消逝也无法阻止时间的迁移,每每走过村里的坟地和张老师的坟头,我都会想,无数个生命离开了他们的亲人和朋友,离开了他们曾经习惯和热爱的环境。有人自然而然地度过了他们的一生,实践了他们的信仰和追求;有人不甘寂寞,要以他生命的热情改变自己和周围人的生存状态,曾经轰轰烈烈地发出了声响;有人曾经有伟大的抱负,他用自己的生命影响着别人的生命;有人在虚度中画上了生命的圆...虽然他们死去了,但是子子孙孙一代代还会繁衍。地球将继续运转,总有一天,我也将会远离我的朋友和亲人走向生命的尽头。自从张老师离开我以后,我经常想我是谁?我们为什么活着?那段时间,我拼命地看哲学的书,看宗教和其他方面的书,当时我把很多感想写在日记本上。我曾写下了《我是谁?》的诗句:

 

                                                  我站在河边,

                                                  鱼在激动地游。

                                                  鱼尾碰撞,

                                                  数不尽的鱼子充满河床。

                                                  我站在原野,

                                                  蚂蚁匆匆地跑。

                                                  卵不停地排,

                                                  无数的白色在蠕动,

                                                  幼蚁一群一排。

                                                  我小心翼翼地捧起一条小鱼,

                                                  来到柏拉图面前:“鱼是谁?”

                                                  我轻轻提起一只小蚁,

                                                  举到孔子面前:“礼吗?蚁是谁?”

 

                                                  那是并不遥远的一天,

                                                  她身体的某一部分湿润了。

                                                  焦虑伴着期盼,

                                                  那一天他们粗急地喘,

                                                  空虚中突然被充实填满。

                                                  存在的我与可能存在的无数兄妹,

                                                  由于无意中她翻动了一下身体,

                                                  可能的兄妹们注定了与存在无缘。

 

                                                   那一群里,

                                                   唯独我的肉体载着我的思维,

                                                   能在一个叫地球的气体中思考未来。

                                                   那些不存在的兄妹

                                                   曾经可能的生命啊!

                                                   他们在哪儿?我是谁?

                                                   太阳,声响,嫩叶拉长,

                                                   花粉在植物中飞扬。

                                                   我在大千世界中行走,

                                                   思维与万物结成了网。

                                                   进化、二元、价值、链条,

                                                   思考,我在思考。

                                                   鱼是谁?我是谁?

                                                    ……

        几个月后,我从赤脚医生培训班毕业,社员们对我有些刮目相看了。在那个年代里,赤脚医生也算得上是文化人。一般的头疼脑热我都能治好,加上我给社员看病还是认真的,社员们也就信任我。每次给社员打针、吃药,他们都会热情地给我做点好吃的。

        一天傍晚,村西头的一个小男孩不慎溺水。耿栓柱气喘吁吁地跑来叫我,我放下手里的活儿就往外跑。

        河沿上已经围了很多人,“快快, 快让开!大夫来啦!大夫来啦!”

        "快瞧瞧吧!孩子淹着了!”社员们急切地叫喊。

        这一叫不打紧,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我拽过去,两只脚踩进河泥里。“快救人!快救人哪!”大家七嘴八舌地喊着。只见孩子面无血色,仰躺在湿湿的泥地上,估计已经昏迷一会儿了。 我赶紧摸孩子的脉搏,几乎已经感觉不到脉搏的跳动,托起孩子的脖子,我吆喝着几个社员,将孩子搬到土坡上,我俯下身,托起孩子的脖子,用手使劲扒着他的下巴,孩子的嘴张开了,我把手指伸进他嘴里,抠出了他嘴里的泥巴,然后趴下身为他做人工呼吸。我一只手掐住他的鼻子,对着他的嘴使劲地吹气。反复儿次,我又跪在他身边,为他做心脏按压。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他有了呼吸,这才松了一口气。葛大夫这会儿也跑过来,看了看孩子,冲着社员喊:“快把那匹马牵过来。”社员顺势拽过旁边的一匹老马, 他抱起孩子头冲下往上一搭,老马被惊吓得在原地急速地转起圈来。孩子在马背上一颠一颠的,我紧紧揪着他的胳膊。“ 哇哇……哇”几口黄泥水从孩子的嘴里喷出来, 接着孩子“咔咔”地咳起来。

        “有气儿了,娃儿有气儿了!”“娃活过来了!"

       人们激动得不知所措,孩子的爸爸冲着葛大夫,“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的孩子。”我知道在农村要是遇到小孩溺水,大人们总是将孩子放到牛背上、马背上颠,让他吐出呛进去的水。我也感到非常欣喜。这时孩子吐完喝进肚子里的水,终于缓过劲儿来,“哇”的一声哭了。

        “你个兔崽子!再去玩儿水啊!”父亲转喜为怒,狠狠地埋怨,话音里却带着哭腔。这时吓呆了的母亲回头跪到我面前,一个劲儿地说:”谢谢你!谢谢大夫....

        我赶紧扶起她:“没事儿,没事儿!”

        我也是第一次抢救溺水的人,谁碰到也会这样做的。没想到社员们真的把这件事儿当成件大事儿,过去多少年了,他们还挂在嘴边。慢慢地,找我看病的人越来越多,就连邻村也有人来找我看病。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