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咨询热线:010-65471612/13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论坛中心

栏目分类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 他们说您不是坏人(五)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 他们说您不是坏人(五)

        “你说我当时多傻!”他说,“后来在《人民日报》 上看到了社论,我才知道,我怎么能跟大右派的言论是一样的呢?这是否定党的领导啊!加上我出身不好,化学系有六个右派的名额,我是在劫难逃了。”

        他顿了一下,“这件事情是我一生中记忆最深刻的。”

        他一脸沉重,“过了几年,我写了一首诗,从来没发表过,也从来没给任何人读过。”他轻轻地咳了两下。

        “什么诗?”

        “也算不上什么诗,是我当时的感触吧。”

                      人与兽异善思考,

                      唯恐斑斓墨客扰。

                      碍我独角发号令,

                      诱惑善良百花鸟。

                      苦口婆心探头脑,

                      文人不知阴谋巧。

                      肺腑初倾君入瓮,

                      回敬阳谋万士剿。

        他看我认真地听,便说:“你们年轻,不了解当时的运动,一个接一个的运动。”

         “我也听大人们说过一些。”我说。

        他接着说:“1964年,给我摘掉了右派的帽子,我成了摘帽右派。因为我出身不好,‘文革’ 的时候,我接受了无数次的批斗。后来,《人民日报》发表了‘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社论,我被下放到咱们村。”

         我还想再多问一些他的情况。他答非所问地说:“其实我真的不怨恨那位副书记,那是他的工作任务。他是1954年从美国留学回国的,他积极要求进步,可自己的出身不好,最后在‘文革’时被斗得很惨!”

         他还讲起了在“反右”前他正好热恋着一个对象,因为右派的事情,对象也吹了。他的表情有点沮丧。我一直静静地听,他也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我是学化学的,其实我特别喜欢文学,《复活》  你看过吗?”

         “看过。”

          接下去就是《红楼梦》,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 ...他谈了好多好多。回光返照!不知怎么我突然想起了这几个词。最近几天他身体非常虚弱,经常好几天我们没有一句话,亢进,兴奋,现在两三个小时过去了,他一直在不停地回忆不停地说。我拿起饭碗盛了一碗水递给他,顺便问:“您抽烟吗?”他摇摇头,我想起来了,他从来就不抽烟。我拿出烟荷包,往烟斗里装满了青麻叶点着,我抽着闷烟,小屋里没有一点声响。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听老人说人死了以后,好人是会到天堂的,坏人是要下地狱的。我在回忆自己的一生,真的想不起来自已做过什么坏事,做过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情。”说到这里他停住了,半天没说话。

   我看着他,他的眼睛有些湿润。我想安慰他几句,可又不知道说什么。他突然激动地说:“我知道我活不了几天了,可是我连下地   狱的资格都没有!”

        我说:  “张老师,您不要这样说,您是好人,全村人都知道您是好人!”

        他摇摇头:“地狱也是坏人去的,可是我现在连人的称号都没有!他们都叫我‘牛鬼蛇神’!”话音里充满了悲哀,一直含在眼眶里的眼泪终于涌了出来。

        面对这位慈祥的老人我不知所措,只是重复着: “您干吗这么想?您真的是好人。”他使劲地摇头。

        其实我自己又好到哪儿去呢?十七岁的我们,满腔的抱负,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正在准备报考大学的时候,“文革” 打碎了我们所有的梦。我们头上戴着“可以改造好的子女”的帽子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和几千万初中、高中的学生们一起浩浩荡荡地经历了从城市到农村的大迁徙。我记得学校老师教育我们伟大的理想是实现美好的共产主义,我们一起描绘着值得奋斗的美好未来。但是,学校在动员我们上山下乡的时候,教给我们唱的歌却是“我有一个理想,一个伟大的理想,等我长大了,要把农民当,要把农民当”。想着这些,我心里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握着张老师的手,使劲地握着。

        “我马上就去公社找领导,让它们给您平反,给您人的称号。”我安慰他说。

        撒开他的手,跑出小屋,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到了知青的住所。他们几个都躺下了。

        “张老师怎么样了?”张克问。

        我把张老师说的话讲给他们,知青们感慨万分。“张老师也够可怜的!”马向东有些怜悯。

        我说:“咱们明天是不是到公社跟领导说说?张老师真的没几天了!”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你爱敌人,找死吗?”马向东说。

          还去公社吗?到公社找谁?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我们几个聊了好多、好多。贾刚的妈妈是北京一所中学的校长,“文革”“红八月”的时候,差点没叫红卫兵打死。

          “你最好别去!”贾刚劝我。

           那一夜,我们睡得很晚。

QQ客服